瓦解

我的青春,在一句又一句無聊的對話中渡過,在一段又一段尷尬的回憶裡成長.

像一齣Gus Van Sant的電影,對白不多,偶而慢動作.

他說, Gerry, Elephant, Last Days是他創作的死亡三部曲.

我說, Elephant, Last Days, Paranoid Park是他創作的青春毀敗三部曲.

像Last Days裡的(貌似)Kurt Cobain選擇自殺來重新整理自己的世界,

我沒那樣的勇氣,

拿把槍對著自己,耳邊還聽著R.E.M..

聽說Michael Stipe很氣Cobain,

說好要一起做Nirvana的下一張專輯,

但在最後一刻Cobain反悔.然後…

然後R.E.M.解散了,

31年的集體創作對Stipe來說也許是種類似奪魂鋸那樣不斷又重複的折磨.

也許在Cobain自殺的那天他就已經發現,

心中的某塊純真漸漸瓦解.

就像我的青春,在一句又一句現實的對話中幻化,在一段又一段繁盲的回憶裡遺忘.

廣告

Talk to me!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