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梁正群,我是收音機頭的優越粉絲.

本來上個禮拜收音頭演唱會售票前,我想寫一篇類似你不是真正的收音機頭粉絲就別跟我搶票的文章.為什麼?因為我有嚴重的優越感,我愚蠢的認為只有像我這樣擁有所有專輯,讀過所有自傳,甚至能列出每個成員的樂器型號的瘋狂粉絲才有資格在七月二十五日當晚,享受天神帶給台灣的恩賜-Radiohead.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售票那幾天我也正巧開始拍攝一部大愛的戲,或許是受到上人的感召吧,在今晚這個提早收工的時刻我改變心意.為了彌補過去那自以為是的無知,我打算一一打破收音機頭優越粉絲的迷思.

1. 你如果只聽過Creep,那你來聽個屁?

相信林宥嘉在星光大道的一唱,讓很多從沒聽過Radiohead的人開始四處打聽這首陰鬱暗沈有如多年沒去角質的皮膚音樂是誰唱得?這類人通常很少聽歌,也許在車上會聽聽國語金曲,跟朋友外唱會點首男人KTV.又或著他是聽西洋金曲,雷哈娜,女神卡卡,小賈斯丁,偶爾換換口味聽聽Creep,但收音機頭的其他歌就是聽不下去.問他原因,他總會說這些歌讓人很想自殺.

其實Creep之於Radiohead就好像聽到Last Christmas就會想到George Michael.它讓收音機頭被世界注意,卻也像一顆長毛的痣在臉上揮之不去.對我們優越粉絲來說,Creep不代表Radiohead,甚至我們不願意去承認它.只是這首歌真的好聽,十幾年後聽還是會被Thom那逐漸拉高嘶吼的she run, run, run, ruuuuuuuunnnnnnnn~給弄得雞皮疙瘩掉滿地.所以嶄新的我不排斥它,反而希望25日當晚最後一首安可曲最好來個Creep大合唱結尾.

2. Radiohead不屬於英倫搖滾,陰鬱搖滾,或是各種你幫它狗屁亂取名的搖滾

Radiohead就是Radiohead.他們是獨一無二,碩果僅存.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至少在我們優越粉絲的狹隘心裡是這麼定位.大愛的我必須承認Radiohead本來就是英倫搖滾的一份子,在90年初和Blur, Pulp等團二度佔領全世界的耳朵,歷史學家稱之為The Second Wave of British Invasion (第二次英倫入侵).只是當年的大團中,真正還在樂壇算個咖,而且是個舉足輕重的咖,應該只剩收音機頭了.他們不只在音樂上霸佔一席之地,對於政治社會人文環保各式各樣的社會議題無不參與,而且每個團員說起話來學問深度兼顧,根本就是無懈可擊.不過事實並非如此,這要講到下一個迷思.

3. Radiohead每張唱片好聽到我的靈魂要竄出我的身體,也就是周董說很屌的意思.

我想這是我第一次向普羅大眾承認,這幾年Radiohead的作品,我…其實…沒有很愛,尤其是Hail To The Thief那張,糟透了.而且他們是那麼的反對體制,反對大公司大廠牌壓榨的商業行為,可是自己卻又到處巡迴,酬勞也絕對不低,不然怎麼到世界末日這年才首度來台灣演出?講到這裡我的聲音越來越小,這就帶到最後一個迷思.

4. 沒有Radiohead,哪來的Coldplay?

…………………………..這點我還是堅信不移.

廣告

One comment on “我是梁正群,我是收音機頭的優越粉絲.

  1. kokox 說道:

    thank you for the effort and time in expressing thoughts in art through articles. it’s wonderful to see there are still creative individuals spending time doing thing like this. really appreciate it.
    have a good dragon year.
    big big hello from firenze, italy.
    koko

Talk to me!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