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 myself, and zombie.

人類啊,真的是一群很無聊的東西.老是幻想一堆不可能的可能,然後試著用人類比所有廢物生物都聰明個一百倍的心態去解開可能中的不可能.於是我們發明了極限燙衣運動,於是我們培養出會自己發光的貓.我猜人們如此莫名其妙地發掘探索,除了滿足自身的虛榮外,更是為了追求那一些些身為個別性別的浪漫.舉例來說,殭屍,俗稱活死人.以這種死而復生,卻又擁有活人那種飢渴慾望的死人為題材類型的創作,很多時候就是為了滿足那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男子氣魄.從最早的好萊塢B級電影,到當代的3D電玩,幾乎所有媒體類型都能在殭屍身上大作文章.連作古的Jane Austen都躲不過,不只經典作品被莫名其妙的加入一堆殭屍,電影版都已經談好奧斯卡影后準備開拍.不好意思的說,我自己對於殭屍也有些莫名其妙的偏好,尤其是電玩.像是殭屍電玩始祖的Resident Evil系列,在百貨公司裡拿一堆搞笑商品開殺戒的Dead Rising系列.雖然玩得我心慌慌,但當滿地遍野的殭屍們不成樣的死在自己敗壞的血灘裡.那種感覺,好爽.我甚至會走過去再補個兩槍.

不過夜路走多了可能碰到鬼,殭屍電動玩多了也有一天會真的碰到殭屍.我常在嚇死自己的晚上幻想有一天真的因為某種也許是貓病毒之類的感染,讓所有人變成了人吃人的活死人.我,究竟能怎麼辦.首先環顧四周,我沒有任何可以攻擊殭屍的武器.不像美國人好像家家都有槍,我連一根球棒也沒有.整個家裡最夠力又方便攜帶的武器大概就只有鍋鏟,菜刀,和我那把電吉他.鍋鏟很沈,揮擊力量絕對夠.只是圓盤的造型只能一直拿在手上,手腕會累,攻擊力會降低.菜刀當然殺傷力屬上等,輕巧方便易收納在褲腰口袋間.只是必須近身攻擊才有效果,一不小心就會被殭屍咬一口,更別提放在口袋裡插到自己的風險.電吉他倒是不錯的選擇,不論攻擊力,攻擊範圍都比前兩項好.有吉他背帶就更棒,不只方便攜帶,走在路上也很有型.遇到其他幸存者還可以彈奏幾曲舒緩情緒.缺點是不耐操,可能重擊幾下就斷了.這點,Nirvana已經證實.

請期待Part 2,但也不一定寫的出來.

人間條件五-晚餐間的鬼扯 第一集

場: 17                                     景: 皮博士家餐廳

時: 夜                                     人物: 皮博士, 阿塔

————————————————————————————————————–

△ 餐桌上吃剩的飯菜

△ 身著圍裙的阿塔與皮博士閒聊著

阿塔: 明天拍廣告,你是不是該把鬍子剃一剃?

皮博士: 我知道啦.我這比較簡單,要是人家要我留鬍子然後我現在沒有,那就慘了.

阿塔: (狂笑)或著是你拍床戲,本來有腿毛,結果你把腿毛刮了.糟糕!不連戲!

△ 阿塔持續傻笑,皮博士略帶酸意的說

皮博士: 最好你會讓我拍床戲啦.

阿塔: (起身收拾碗盤,走向廚房)那要看你的pay好不好啊!畢竟我有精神損失耶.

△ 皮博士想了想,嗤鼻一聲

皮博士: 那如果是我和許純美拍床戲,導演是李安.你會讓我演嗎?

△ 阿塔放下碗盤,望著油滋滋的平底鍋,一切動作停止.

阿塔: (幽幽的)會啊,我會讓你去.

△皮博士眼睛瞪大

阿塔: (轉頭堅定地)因為李安如果願意用你和許純美,一定有他的原因.

△畫面停格,cue非常戲劇化的音樂